Beats of May

五月七日去看 Zakir Hussain ,昨天看 拗鈦礊AUTECHRE,如大钧所言反复之『畸拍』,要多听几遍才行。

二十九日雨中夜出,没火车。挤上巴士,窗已被水汽雾起,载着满车去找乐子的移民。到了市中,人乱如麻,静坐,到场地排队。有人后悔定票。暖场的两个人玩了两个钟头,人心涣散,昏昏欲睡。午夜将临时,拗鈦礊AUTECHRE出现,果然是一片漆黑。我站在自己的脚上,伞挂在腰间,根本没打算起舞,随乐摆动而已。试图找出《逾步OVERSTEPS》中的片断,无果。有人蹦,有人晃,节奏却各不同,这就是非「quantized (音符對死在節奏點上)」吧。不说音响本身有致幻效果还是生物钟,彼时我无比闷热,半梦半醒,飘飘然起来,越摆越慢,却也找到了曲子的反复节点,于是如同迅速掌握一门外语,信息开始无阻流通。哈,敲 tabla 的那人也这么比。

EDGY